《禅者的初心》读书礼记

何为“初心”,初心,即“初学者的心”。禅修的心应该始终是一颗初心(初学者的心)。那个质朴无知的第一探问(“我是谁?”)有必要贯彻整个禅修的历程。

这个初心是“禅”的核心,最难的事就是保持各位的初心。对于禅,我们用不着有深入的了解。哪怕你读过很多禅方面的经典,你也必须用一颗清新的心去读当中的每一句话。你不应该说“我知道禅是什么”或者“我开悟了”。

这也是所有艺术真正的秘密所在——永远当个新手。禅修的过程就是学会欣赏自己的初心。

当我把左脚放到右边,同时也把右脚放到左边,我就不会知道它们哪一只是右脚,哪一只是左脚。两者同时都可以是左脚或右脚。

规则和定义是人赋予的,就像牛顿的经典力学在地表适用,人们将它视为真理,但到宇宙空间,规则又发生了变化。我的左脚,到底是哪只脚呢?这就像是薛定谔的猫一样,此时,它是什么状态?

这也是佛教最重要的教法:非二,非一。我们的身与心既非二,也非一。如果你认为身与心是二,那你就错了;但如果你认为身与心是一,你同样是错的。我们的身与心既是二,又是一。

禅者最需要谨记的就是不要坠入二元思考。我们的“本心”一切本自具足。它总是丰富而自足,你不应离失本自具足的心灵状态。自足的心不同于封闭的心,它是颗空的心,是颗准备好要去接受的心。如果你的心事空的,它就会随时准备好要去接受,对一切抱持敞开的态度。初学者的心充满各种的可能性,老手的心却没有多少可能性。

对待事物非黑即白、非此即彼的这种思维,无形中限制了更多的可能性,将我们限制在自己设下的圈套中,这样的内心几乎没有太多可能性。用初心,也许会仔细思考,寻求对每一种解释的透彻理解,可能找到远大于二的更多答案。总觉得乔布斯说的“stay foolish”是这个意思,结果发现乔布斯也看过这本书。

我们通常都会不自觉地试着改变别的东西,而不是改变我们自己,我们都会试着让自己以外的东西变得恰如其分,而不是让我们自己变得恰如其分。但是如果你自己不是恰如其分的话,也就不可能让任何东西恰如其分。反过来说,要是你能在恰当的时间以恰当的方式做事情,那万事都会妥妥当当。

有一位禅师说过:“向东走一里就是向西走一里。”这是真正的自由,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追寻这种完全的自由。

但自由不应该是“我喜欢的事情就可以做”,事实上对禅修者而言,遵循某些规则是绝对必要的。有规则可循,就拥有获得自由的机会。很多宗教都会有不同的“戒律”,本质上就是在自由和内心之上增加一个约束,这些约束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,适当的给自己设定几个原则,未尝不可。

在修行之路上,除了保持初心之外,还要学会接纳。接纳不完美,接纳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,就像在冥想中,任由思绪飞舞,要做的只是观察它,而不去触碰。尽管心上会生起涟漪,但心的本性是清净的,就像是带有些许涟漪的清水。事实上,水总是带着涟漪的,涟漪就是水的修行。就像是在铁轨上的火车,你无需担心轨道会通往哪里,因为你知道一定会到达目的地,那么就尽管欣赏窗外的风景吧。

甚至对于错误,也要学会接纳,而接纳的方法依然是初心。那些轻轻松松就能把打坐练好的人,通常都要花更多时间才能掌握到禅的真实感和禅的精髓。但那些觉得禅修极为困难的人,却会在其中找到更多意义。因为不再轻松,便会努力做好。

我们说:“好爸爸不是好爸爸。”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?一个以为自己是好爸爸的人就不是好爸爸,一个以为自己是好丈夫的人就不是好丈夫。但认为自己是糟糕的丈夫的人,若能一心一意努力成为好丈夫,他就可能是个好丈夫。

初心,初学者的心,无谓得失的心。人生本是一场修行,希望在这条修行路上的人都能保持初心。

Published 23 Oct 2020

在网络连接的世界中,做一个特立独行的节点。大熊Bear on Twit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