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好前段时间自己好好读了下黑客与画家这本书。对于这种真真正正做自己热爱且有价值的事情非常认可,不用勉强自己变得社会或者作恶。用创造多大价值来衡量自己有多成功,而不是要强行让自己做那些勉强的事,成为不愿成为的人。

这篇文章是从富于理性作者整理的创作精选中无意发现的,「打开一种可能性」